向日葵远程控制安装

顺天府丞署,值房候厅。

这个原本是顺天府丞让下属官吏呆着等候的地方,此时却是大变样,改成了后世常见的办公大厅。一帮身穿着长衫的人员正端在这里的案前,认真地忙碌着手头的事务。

在这里,既有顺天衙门一些不得志的帖书,亦有府丞大人的门生,还有顺天府丞从雷州府万里迢迢带到京城的一位小老头。

康晚荣现在已经年近五旬,头上的须发已经花白,但跟着众人一起参与《顺天日报》的编辑工作,为着下一期的《顺天日报》做准备。

三年前,他终于捞得了一个童生的功名,以为终于是时来运转。只是院试遇挫,让他终于明白科途无望,他算是上是这个时代最凄惨的读书人之一。

为此,面对着家里的贫困和自身的加累赘,他产生了轻生的念头。

好在,吴道行恰好路经松子林搭救于他,并将他带回了雷州府衙,举荐给时任雷州知府的林晧然,让他从而有了新的活路。

在彻底脱落四书五经后,他安心地在雷州府衙、广州府衙以及现在的顺天府衙帮林晧然处理一些日常事务,令到他对人生渐渐有了新的体悟。

特别是看到林晧然的处事手腕,以及对雷州府和广州府和治理,让他明白圣人之学确实不在书里,而是蕴含在一些日常的事务之中。

在赴京的途中,又让他拓宽了眼界,更清楚地看到他生活了将近大半辈子的大明朝,对所谓的圣人之学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康晚荣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落魄到要寻死的老童生,此时他的身上多了一丝淡然,甚至是一丝睿智,能够有条不紊地处理着种种事务。

“康总编,府丞大人让你进去!”

娇艳羞涩女孩感受海风凉意

一个差役来到近前,显得恭敬地说道。

康晚荣正埋头写着东西,显得极投入的样子,对差役的话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
这名差役不明白府丞大人为何会看重这个有些呆傻,且仅是童生功名出身的小老头,但还是轻敲了一下桌面,将刚才的话又重述了一遍。

康晚荣被这个动静打断了思路,眼睛茫然地望向不知何时出现的差役,片刻似乎是终于接收到差役方才所说的话,便又是“哦”地一声。

对于那一位给予他童生功名和谋生活儿的东家,他是打心底的尊敬。在他的心底,林晧然不仅是他的东家,而且还是他的老师。

只是他心里却是明白,虽然二人是有师徒之实,但却很难有师徒之名。

他不过是奋斗大半生才拿得童生功名的朽木,只有像王弘海这种天纵奇才方能成为“老师”的徒弟,他又何德何能让对方收下东家的门生刺呢?

得知要召见于他,康晚荣将笔小心地搁置在书架上,又拿过镇纸石压住纸张,确认一切妥当后,他才匆匆起身朝着里面的值房走进去。

身穿着正四品官服的林晧然显得官威日盛,正端坐在居西朝东的案前,手里翻着纸张在认真地阅览着。大概是受到吴山的影响,他的脸微微地敛着,不论忧喜似乎都是这一个表情。

“东翁,您找我?”

身穿着长衫的康晚荣走进来,显得恭敬地轻声施礼道。

林晧然做事有雷厉风行的范儿,闻言便直接说道:“是的!我看过你的书稿,写得很好!只是人物还得再具体一些,不要过于脸谱化,一定要给读者留下鲜明的印象!”

“谢东翁教诲!”康晚荣很是虚心受教道。

在这些年的相处,以及赴京的路上,他没少讲到林晧然给虎妞讲一些武侠故意。得知这个故事为林晧然所编,但并没有录入书中,他是深感惋惜。

得到林晧然的许可,加上虎妞的转述,他决定效仿昔日孔圣人的弟子编修《论语》般,将这个故事给编写出来,从而能够流传于世。

事情本算是他的一个小爱好,但十多天前,林晧然却是突然问起了这一件事,而且要去了他先前所写下来的手稿。

而后,在林晧然的指导下,他对《射雕英雄传》重新进行修改,并以他康晚荣的名义进行发表。只是他不愿意侵占老师的东西,在意识到确实不宜用老师的名义发表,便选用了“金庸”这个新号。

林晧然微微点头,便是将手稿递回给他道:“你写得很好!拿回去做些修改,明日继续刊登在新一期的《顺天日报》上。”

却不得不承认,吴道行看人还算挺准的,这个康晚荣确实是一个有才之人,其写作的能力天赋极高。或许阅历的缘故,加上在科举一途的不得志,反倒让康晚荣将他这种才能表现得更加出色。

假以时日,其水准定然能够超越《射雕英雄传》,成为这个时代大师级的人物。

“是!”

康晚荣接过手稿,便是退了出去。实质上,他已经喜欢这种写作的感觉,喜欢这一种侠客精神,更是沉醉到武侠世界而无法自拔。

事情有喜亦有忧,《顺天日报》的销售并佳。

从免费到收费,这无疑是要经历一种阵痛。

在享受到免费的福利后,突然间需要收取十文钱一份,确实令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。正如黄仲达所说的那般,古往今来值钱的书籍都是名师大家的文章或诗词,这些帖书倒腾出来的东西实在上不得台面。

亦是如此,《顺天日报》收费版卖了一整天,结果卖出仅是几百份左右,而这点钱远远弥补不了《顺天日报》的成本和日常开销。

“几百份?怎么会这么少?”

林晧然看到最新销售数据的时候,眉头不由得微微地蹙起。

虽然深知收费之后,《顺天日报》的销量必然会雪崩,会有很多士子放弃阅读《顺天日报》,但这个销售数据还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要知道,京城的读书人占比是最高的,特别还是京察和会试期间,识字的人员恐怕达到数十万之多。而当下大明读书人的腰包最鼓,书籍市场的份额少数也有几十万两。

只是仅仅几两的销售额,实在是过于打击人的积极性,以致他都开始怀疑日报模式的可行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