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黄版软件大全

因未知原因,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shuhai(书海阁拼)找到回家的路!

林长源和宣氏到了镇上也没耽搁,赶紧就去买东西,先把今日要用的买好了,然后才去了杂货铺买中秋的东西。

主要是月饼,再买些果子什么的,家里的油盐酱醋也需要置办,这些东西在杂货铺一应俱,都能买到。

周家就是开杂货铺的,不过林家去镇上几乎不会去周家买东西,主要是因为周老婆子嘴碎,要是去那儿买了东西,就算是算的原价,到了她嘴里也会变成林家占了多少便宜。

以前婉云刚嫁过去,林家倒也去过几次,都是算的原价,但那周老婆子闲话一大堆,后来也就懒得惹麻烦了。

有宣氏在,林长源就不用操心买东西的事,宣氏十分精明,东西好坏,价钱高低,这些她心里都有数。

之前两人在崇州开饭馆,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宣氏操心得多,林长源更多的是听她的安排。

也不是他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排,而是喜欢看着自己的媳妇儿操持着一切,喜欢她做事有理有条的样子。

林长源站在边上看宣氏挑选东西,忍不住笑了起来,回想起几日前将杜氏扫地出门的画面,他不得不感谢老天爷,还好给他配了个好媳妇儿,要是杜氏那样的,他非得气死不可。

宣氏挑好了东西,回头跟他说话,就见他笑意盈盈的,一时莫名,“相公笑什么呢?”

“没事儿,想着个好玩儿的。”

宣氏乐了,继续跟掌柜说话,买好了东西,林长源问她,“还有什么要买的?回去了吗?”

长相清秀体操服初中女生操场活力写真

宣氏想了想,“去前面的布店看看。”

林长源也不问什么,跟着就去了,提溜着一堆东西跟在她边上。

宣氏到了布店,很快就挑出来了性价比最高的布料,跟掌柜的讨价还价,一钱银子扯了一丈布,拿到手很是满意。

林长源见这是青色布料,笑着问他,“这是要给我做衣裳?”

宣氏一笑,“你穿不了这个,小孩子穿的。”

“哦,那是给子俊子康做?”

宣氏摇了摇头,跟他一起离开了布店,“瞧你这记性,马上就是中秋了,子龙子杰都是九月里生的,今年他们的娘不在家里了,两个孩子心里难免难受,到了生辰更是如此,我扯了布回去,跟大嫂一起给他们做衣裳,让他们知道大家都疼他们。”

林长源一敲脑袋,笑着说,“我还真是给忘了,不如娘子心细。”

宣氏微微一笑,不说他什么了,赶紧去赶了牛车回家。

回去的时候没下雨了,宣氏也就不必再给他撑伞,坐在了后面。

林长源笑说,“还是马车坐着舒服,先前不该把马车卖了,让娘子受委屈了。”

宣氏看他一眼,“咱们在乡下种地,还能赶着马去地里犁地不成?庄户人家用不着那个,牛车就挺好的,卖了还能换些银子。”

林长源乐了,“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命好,讨了你这样的好媳妇儿。”

宣氏横了他一眼,“贫嘴。”

中午要请顾家一家人过来吃饭,人也不少,也是耽误不得的,要不然到了吃晌饭的时候饭菜还没有准备好呢。

林长源和宣氏也不敢慢了,赶紧回家去,路过学堂时停了一下,让子俊子康和天阔中午回家吃饭,然后才继续往家走,到了家也才半上午。

今日去镇上还真是买了不少东西,林长源和宣氏把东西都拿到了上房,宣氏笑着跟吴氏说买了些什么,并且把价钱说了,一大家子人在一起过日子,就怕这银子上面有什么说不清楚的。

给子龙子杰扯的那块布她拿回了自己屋里,那银子也是从他们攒下的钱里拿出来的,没用公中的钱。

吴氏笑着说,“这些东西也过节也就够了,到时候再去邻村儿买两斤肉回来。”

宣氏点了点头,“我还给孩子们买了些零嘴儿,好不容易去回镇上,这些孩子心里都惦记着呢。”

吴氏一笑,“买就买了,咱们家没得说为了省几个钱亏待孩子的,要我去镇上也给买,行了,去灶屋帮着你大嫂准备吧。”

吴氏把那些东西收拾好,分了一些出来今日给孩子们吃,一会儿顾家的孩子过来,在一块儿热热闹闹的就得吃些零嘴,要不然可玩儿不好。

这会儿家里各有各的事忙活,吴氏喊了孩子们到上房来,笑着说,“快来,给你们买了好吃的,还有果子呢,思瑶去洗了大家一起吃。”

思其看着桌上那红红的果子很是好奇,她知道这个东西是苹果,不过却跟前世吃的苹果有些不同。

连名字都有些差别,以前她在书上看到过,这个虽然也叫苹果,但是字确实不一样的,应该是频果,也叫作柰。

这是中国本土的绵苹果,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,而后世吃的那种大苹果是清朝道光年间才传入中国。

思其虽说是知道这种苹果,但是一直也没吃过,前世也有这个品种,不过已经很少了,市面上并不常见。

这和前世的苹果比起来小了很多,形状几乎是一样的,颜色却很好看,鲜红透亮,看着就想咬一口。

思瑶拿了一些去洗干净,几个孩子都很高兴,一人拿了一个吃。

子辰个子小,在边上踮着脚看,“果果。”

思瑶拿了一个给他,又给思其拿了一个,笑着说,“小馋猫快吃吧,我看你眼睛都快黏在苹果上了。”

思其不好意思,笑着吐了吐舌头,然后赶紧照着最红的地方咬了一口,没有她期待中的甜味,更多的是酸。

这苹果是酸甜味的,吃起来沙沙的口感,还有一点点涩口。

味道也不能说难吃,只是吃惯了前世那种又大又脆的大苹果,再吃这个就有点不习惯了,不过味道还是很新奇的。

个头也不大,三两口一个就没了,思瑶洗了一大碗,一人吃了两个,还有点意犹未尽。

不过这苹果虽然小,在这时候来说也算是稀罕东西了,本地不出产,这都是商贩运过来的,各项费用加在一起,价钱并不便宜。

林家这样的家庭并不能时常吃到,所以大家都很满足了,还剩下挺多,等着过中秋的时候再吃。